<var id="r1pl5"><video id="r1pl5"><listing id="r1pl5"></listing></video></var><var id="r1pl5"><strike id="r1pl5"></strike></var>
<var id="r1pl5"></var><cite id="r1pl5"><video id="r1pl5"><thead id="r1pl5"></thead></video></cite>
<cite id="r1pl5"></cite>
<var id="r1pl5"><dl id="r1pl5"></dl></var>
<cite id="r1pl5"><video id="r1pl5"></video></cite>
<var id="r1pl5"><strike id="r1pl5"></strike></var>
<var id="r1pl5"></var>
<var id="r1pl5"></var>
<cite id="r1pl5"><strike id="r1pl5"><listing id="r1pl5"></listing></strike></cite>
<cite id="r1pl5"><strike id="r1pl5"><listing id="r1pl5"></listing></strike></cite>

黨建引領

掃一掃,了解更多我們的信息

或給我們留言提交需求

在線留言

紅色園地

您的位置:首頁 > 黨建引領 > 紅色園地 > 內容

我們的傳家寶:井岡山精神

來源:轉載 日期:2021-5-24 8:26:21 人氣:35 評論:0

我們的傳家寶:井岡山精神
2021-05-24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播報

滔滔贛江,巍巍井岡。

井岡山是中國革命的搖籃。1927年10月,毛澤東同志率領湘贛邊界秋收起義的工農革命軍,進軍井岡山,開始創建以寧岡為中心的井岡山農村革命根據地。

翌年4月,朱德等率領南昌起義、湘南起義的余部到達井岡山,與毛澤東領導的秋收起義部隊會師,井岡山紅色政權和革命力量得到加強。

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創建,點燃了中國革命的星星之火,開辟了“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道路,成為中國革命不斷走向勝利的光輝起點。

2016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江西考察時說:“今天,我們要結合新的時代條件,堅持堅定執著追理想、實事求是闖新路、艱苦奮斗攻難關、依靠群眾求勝利,讓井岡山精神放射出新的時代光芒?!?/span>

一座山,輝映歷史;一種精神,照耀未來。

“一定要讓人們記住紅軍故事,記住紅色歷史?!边@是毛秉華老人的初心,也是他的使命。

2016年,習近平總書記在江西考察時,來到井岡山八角樓革命舊址群慎德書屋,看望了6位革命烈士后代和先進人物代表,其中就有時年87歲的全國道德模范毛秉華。

自1968年調任井岡山博物館館長起,毛秉華就成為“井岡山精神”第一宣傳員。50年間,毛秉華義務作了1.5萬余場井岡山精神宣講報告,平均每年講課300次,覆蓋聽眾達220萬人次。

2018年7月,毛秉華因病逝世,但他的事業后繼有人。

2017年11月15日,毛秉華的孫子毛浩夫在井岡山茨坪革命舊址群的教學點為參加培訓的學員進行現場教學。

在毛秉華的鼓勵下,海外留學歸來的孫子毛浩夫從南昌辭職返回井岡山,開始跟著爺爺學習黨史。

如今,毛浩夫是江西干部學院現場教學老師。在他看來,這是一種使命的傳承,“爺爺一輩子都在守望井岡山精神,我要接過他的接力棒,讓井岡山精神的火種生生不息?!?/span>

   2020歲末的一場大雪過后,神山村銀裝素裹。

“如今的神山村,早就不再是過去那個貧窮、偏僻的神山村?!本畬绞忻┢亨l神山村黨支部書記彭展陽說,“在2016年之前,群眾的人均年收入不足3000元,現在人均年收入達到2萬多元?!?/span>

5年前,習近平總書記看望慰問神山村的鄉親們時指出,在扶貧的路上,不能落下一個貧困家庭,丟下一個貧困群眾。

2017年2月,井岡山在全國率先宣布脫貧,成為我國貧困退出機制建立后首個脫貧摘帽的貧困縣。

2020年7月16日,江西省井岡山市茅坪鎮神山村黨支部書記彭展陽(左)在村民彭夏英家的果園內查看黃桃生長情況。

豐富旅游業態,因地制宜探索引進更多產業項目,讓村民分享更多產業增值收益……神山村正堅定走在鄉村振興的道路上。

中國共產黨一路走來,以初心使命的火炬,點亮了一個個精神坐標。賡續紅色基因,凝聚時代力量。井岡山精神在理想教育的傳承中歷久彌新,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實踐中薪火相傳。


標簽:
評論信息
我要評論
欧美裸体XXXX,亂倫近親相姦中文字幕,...观看片免费人成视频,国产精品原创巨作AV无遮挡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